????“李荔成名是依靠新绝食打野流,只不过自打他转会之后,先是变换了风格,后来连位置也换了,打野的绝活儿都扔了,”桃子老公说到这,信誓旦旦的说道,“你看他现在,敢去骚扰蓝神吗?绝对不敢,绝对是害怕蓝神了。”

????“害怕个鬼。”桃子生气,输赢摆一边,李荔绝不会怂。

????“我没说错,你看他的技巧,都是上个赛季的东西了,果然,才几个月没接触甲级战队的高水平比赛,就退步成这样,我就说,他跑乙级联赛干什么去啊。”桃子老公用事后诸葛亮的语气,又一次评说着李荔的职业选择是一个多么愚蠢且毫无意义的错误。

????这个问题已经讨论很多次了,但似乎无论李荔怎么解释(当然他也没怎么解释),所有人都像没听见一样,尤其是青锋被取消联赛资格之后,更是所有人都把他当成了转会失败的典型。

????每个人都只想听见自己想听的东西,不管那是不是事实。

????自打开赛,全场观众都陷入了疯狂的情绪之中,连裴然都举着她手中的灯牌尖叫了几次李荔的名字,但她身边那人却始终很安静。

????只在某个时间节点突然笑了笑。

????“怎么了?”裴然好奇地问。

????“没什么,刚听你朋友说‘李荔绝对不敢去骚扰blue’,”他说到一半就转头问裴然,“你猜他会去吗?”

????“啊?”裴然一愣,不好意思地说,“我不懂这些。那些技术梗我看不太懂。”

????那人明显惊讶了,又忍不住看了一眼她手中的灯牌:“你喜欢荔荔在木,不是因为他的技术,那是因为什么?”

????“……就,他整个人啊,他的……性格什么的。”裴然含糊地说,她到底不好意思理直气壮地说“是因为颜”,所以把答案模糊成“性格”。

????那人露出比几秒钟以前更为惊讶的表情,似乎听见了毫无逻辑的呓语。

????顿了顿后,他继续着刚才的话题:“他以为李荔怕了blue,不会去骚扰,但我打赌,他现在就要过去了,打blue一个措手不及。”

????“是吗?”裴然高兴的回道,刚刚桃子老公那些说法让她听着挺不开心的,但又不知道怎么反驳,正苦恼呢,现在听到相反的看法,立刻就振奋起来。

????这时候隔两个座位的桃子老公已经第三次大放厥词。

????“知道李荔为什么不敢去反野吗?那可是蓝神啊!以为是一般的选手嘛!以李荔现在的水平去了肯定是瞎耽误功夫,说不定自己还要掉不少血。”

????“你这朋友挺逗的,”那人失笑,“不是刚还在说李荔比blue厉害,就是队友不行。怎么现在又倒过来了?到底有没有准主意啊?”

????他的声音高了些,桃子老公瞥眼过来:“嘛意思?有意见?”

????“只是不同意你的话,李荔会去反野,而且马上就要去了。”那人说。

????“你说去就去?你是他爹啊?看不懂就别瞎说……”

????桃子老公话音没落,流光的声音已经充斥了整个场馆:“荔荔在木向着bb方野区移动……准备反野blue……两人交火!”

????没见过那么快的打嘴,桃子老公后半句话直接卡嗓子眼儿里,梗着脖子说道:“去就去,去了就让他交代在那儿。”

????“别赌气啊,我觉得你刚才判断李荔和blue两个人的个人实力时,说得挺对啊,”那人用真诚地都有点气人的语气说道,“李荔就是比较克blue。”

????“你以为现在的李荔还是以前雷雨时候的李荔吗?”桃子老公说得激动上来,扒拉着他老婆要求换位,好能离那人近些,方便直接“吵架”,“blue的技术没得挑,一直在甲级联赛里面磨练着。李荔呢?这几个月,打过一场势均力敌的正经比赛吗?就是把绝世好刀,不磨也会生锈的。”

????随着他的话,流光的解说继续道:“李荔退走,没能拿下blue的人头,也没能抢到野怪,这轮反野,算是彻底浪费了。”

????“怎么样?连流光大大都这么说。”桃子老公找到后盾,得意洋洋。

????眼看身边的李荔支持者不再说话,仿佛熄火了,裴然打心底为李荔揪起心,忍不住又问了那人一句:“真的浪费了?”

????“并没有。”

????那人看了又坐回原位的桃子老公一眼,压低声音对裴然说:“让他先得意一会儿吧,马上就该笑不出来了。”

????即便声音不大,但裴然能清楚听到蕴含在其中的笑意,那是种恶作剧成功的坏笑,又像是知道什么秘密似的狡黠。

????“表面上看,李荔刚刚那一波好像什么目的也没达到,既没击败blue,也没抢到野怪,但实际上,他的做法打乱了blue的节奏。”

????见裴然不明所以,那人低声解释道,“都是大神,谁比谁差多少?如果他硬要把blue按死,即便成功了,他自己也会元气大伤,况且在这样的地图上,重要的是,优势的全面建立。”

????到目前为止,那人说的话裴然都听得懂,如果这一场是接力格斗,那么拼命消耗对方还有些意义,推塔地图上,主要目的还是推塔。

????原来有的时候,表面上的优势不是真正的优势,一时的优势也不是长远的优势。

????就见李荔时不时前去骚扰blue一番,可在这个过程中,他的级别竟然还能跟得上,仿佛blue受到的影响抵消了他来回奔波的浪费。

????一来一回拉锯间,双方的血量下的很慢很慢,半天过去了,似乎没有任何一方建立起明显的优势,局势更加晦涩不明了。

????裴然更看不明白了,越不明白,她的心就越紧,跟油煎似的,愈发躁动,余光发现身边那人掏出了手机,低头看了好一会,一直也没抬起头。

????她好奇地瞥了一眼,发现那人手机屏幕上播放的正是这场比赛。裴然正自奇怪,同一场比赛,有大屏幕不看,为什么要去看小屏幕?

????就见那人操作几下,调出了荔荔在木和blue的后台数值。

????“这是什么?”裴然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