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戒中文网 > 历史军事 > 凤谋天下:毒妃当道 > 一百五十三章:不可能
“郡主?”云鼎山可是没有半分的恭敬,之前皇帝给他透过口风,已经不把李明德当成继承人了,所以他也不用担心日后李明德成了皇帝,又会回来找他算账之类的事情。
月华郡主一脸的不悦,可是暂时没有发作,就这样直直地看着云鼎山。
云鼎山也不怕多得罪一下这位郡主,便开口说道:“郡主为何如此看着微臣,可是看上微臣了。不过可惜,贱内现在虽然没有了音讯,可是微臣却不会轻易抛弃她,所以郡主可能要失望了。”
“你……”月华郡主一下就被气得脸色铁青,可是又说不出什么重的话来责备云鼎山。
“这就是你的父亲?”月华郡主把气都撒在了云君身上,十分严厉地质问着她。
云君有些无奈,她还想看一场好戏呢,怎么月华郡主又把注意力转到她这里来了?
她不知道为何,今日竟然如此地讨厌月华郡主,也许是因为她突然间迁怒道自己了吧。
“如果郡主不喜欢,那回去便是,不用再这里看着这个人,白白地坏了自己的好心情。”云君才不愿意退让,她更加不可能向月华郡主说什么讨好认错的话。
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效果,月华郡主心里更加生气了,直接扭头走了。
云君也只是看了云鼎山一眼,然后就回了自己的听涛水榭。他们可是算是撕破脸了吧,也不用再虚伪地演出什么父慈女孝的场景。
“你给我站住。父亲还在这里,你怎么就直接进去了?”云鼎山还想在她面前摆出作为一个父亲的架子。
这时,欧阳珣出现了。
“云大人,没有想到您对自己的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女儿,这么严厉呀?”他是笑着走过来的。
可是,欧阳珣可是安南国的摄政王,所以云鼎山多少还是有些畏惧的,当即就行了个礼。
“这是微臣的家事,摄政王还是不要多管闲事的好。”云鼎山说道。
“不过本王今日过来,可不是找你的麻烦。识相,便走的远远的,别来污了本王的眼。”摄政王十分的不客气。
云鼎山用力忍住了自己即将要爆发出来的怒火,直接开口说道:“您请自便。”
他还想好好问问云君,到底把云大夫人那个人弄去了哪里。可是现在摄政王都开口了,他也只好暂时离开这里,免得自己被他们气死。
“君儿。”欧阳珣有些试探性地喊了一声。
喊君儿可以拉近他们的距离,现在就看看云君到底是愿不愿意和他亲近了。
“父亲。”云君的声音十分的冷漠。
虽然没有什么亲近的意味,可云君还是愿意认他的,这就够了。
欧阳珣又道:“能带父亲去你的听涛水榭里坐坐吗?”
“您不是已经去过了吗?”云君的语气,还是那么的冷淡。
听到云君的话,欧阳珣怔住了,没有想到云君竟然还有这样的能人,能够发现他已经来过了。
“你不要误会,不过是昨日你失踪了,我担心你,才夜探听涛水榭。”欧阳珣急忙解释,就怕云君生气。
“走吧。”云君在前面带着路,然后边走边说:“你不用担心我会生气,我可以理解你的关心,理解你的行为,只是不能够接受和认同罢了。”
欧阳珣放心了下来,暗自叮嘱自己,日后万万不能再做这类让女儿生气的事情了。
“你怎么,突然间变得很关心我了?”云君觉得,这一次她见欧阳珣,好像和上一次比,有了很大的不同。
上一次,欧阳珣更关心她母亲的事情,并且,就算是有那么一点在乎她,更多的关心,是出于一种责任。可是这一次,他看起来,是那么的关心自己的女儿,至少云君在欧阳珣的眼里,看到了真情。
“我……”欧阳珣沉默了,然后有些悲伤地说道:“我……见过你母亲了,她在梦里交代我,让我好好照顾你,保护你。”
云君才不相信这些话呢,既然可以托梦,那么上一世,母亲怎么不托梦给他这个安南国的摄政王,来帮她脱离苦海呢?
“那你有什么打算?”
“我想让你和我一起去安南。”欧阳珣又一次提起这事。
“所以,你为了让我多一个可以说话的人,就选了云韵去和亲?”云君恍然大悟,心想,若是云大夫人知道是这么一个理由,会不会直接就提刀砍了她?
欧阳珣点点头,然后小心翼翼地问道:“是不是我做错了?”
云君肯定道:“这是自然,她是什么人?她虽然是我的妹妹,可我们连同父异母也不是,平日里就各种竞争,您觉得,让她去不是给我添乱的?”
“是我考虑不周你不要生气。”欧阳珣急忙道歉。
“没什么,我知道你现在想做一些事情来补偿我,可是我不需要,为了防止你好心办坏事,你就不要插手我的任何事情了好吗?”云君的语气还是不太好。
欧阳珣现在属于一种无头苍蝇到处乱撞的状态,所以云君说什么,就是什么。
“那……那你还愿意去安南吗?”欧阳珣鼓起勇气来问道。
“等我把大魏的事情解决了就去,这事您不用担心,也不用想着要给我找什么玩伴,我自己一个人可以过好的。”为了防止欧阳珣在把她的仇人弄过去,云君只好这样说。
“好,那我派几个人在你的身边保护你,你也不要嫌烦。若是实在看他们不顺眼,赶得远远的便是。”欧阳珣有些讨好地说道。他这是想给云君送人,又怕她误会自己是要监视她,这才提前说了一声。
他的手下人哪里见过自己的主子这么讨好一个人的样子,已经不敢说话了。可是欧阳珣竟然还说,若是云君看不惯他们,赶得远远的便是。
由此可见,这回的这个主子有多么的难伺候,却又是多么的重要。
“好,人我要了。”云君微笑着答应了。
比起李瑾瑜不动声色地在她身边安了一个人,她更喜欢欧阳珣的这种做法。
见云君笑了,欧阳珣的心情瞬间就好了不少,然后才和她说起昨日在宴会厅里发生的事情。
“我一直都在关注你,所以在你离开的那一刻,便已经注意到了。”欧阳珣说道。
“估计着你才刚刚走出宴会厅,就有刺客闯了进来。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那些刺客都是那么的不堪一击,准确地来说,是他们并没有伤害到任何人。”说到这里,欧阳珣皱了皱眉头。
云君也是一样,眉头紧皱,在思索着这些刺客应该是谁派出来的。
“他们在把宴会厅弄得乱成一团之后,在杀了几个拦路的侍卫,便逃走了,没有一个人能够拦住他们。我总觉得,这些人,好像目的并不是要来刺杀皇帝,而是要转移注意力。”欧阳珣说道。
这时,云君想到了李瑾瑜,她总觉得,李瑾瑜既然已经出现了一次,不会只是去救她那么简单的。
“你有了猜测了?”欧阳珣见云君突然眼珠一转,好像是注意到了某人,便开口问道。
云君摇摇头:“我只是突然觉得有一个人的行踪有些不太正常。”
“有一个人?是谁?”欧阳珣急忙问道。他隐瞒了一件事,就是他的人在那些刺客身上发现了什么标志,但是还不太确定那些人是谁的人。
“你有什么证据了?”云君也是反应极快。
欧阳珣缓缓说道:“我的人看到了那些刺客身上有些什么标记,所以想要看看我所猜测的人,和你猜的人是不是同一个?”
“我觉得,李瑾瑜有些问题。”云君也不隐瞒。
可谁知,欧阳珣却不知道李瑾瑜的身份,一脸的不解:“李瑾瑜是谁?”
“呃……就是裕亲王。”云君又抛出了一个欧阳珣没有听过的名词。
“不知道。”
云君无奈,有努力动脑子想了想,说道:“就是前一任皇帝的遗腹子。”
“原来是他呀。”欧阳珣这回知道了:“不过听你说的话,好像是认识他的,并且关系还不错?”
觉得自己的女婿好像快要确定了,欧阳珣内心有些小激动的。
云君嗅到了一丝八卦的味道,便只说了一句:“他是我的大师兄,所以我都不管他是不是什么王爷的,在师父的面前,我们都是平等的。”
“只是大师兄?”欧阳珣一脸的不相信。
“虽然我不认识他,也没怎么听说过他,可是他的人品应该不会差的。毕竟他的父亲,可是一个君子。”提起了先皇,欧阳珣一脸的敬佩。
云君不知道欧阳珣说这话的意思,可是她却不觉得李瑾瑜的人品怎么样。不对,人品还可以,就是脑子好像是不太好使而已。
“他……我可不觉得有多好。”云君一脸嫌弃。
欧阳珣见云君这样,也就不再说什么李瑾瑜了,暗暗在心里记下,日后一定要去查清楚李瑾瑜的事情,免得又在无意中惹恼了云君。
“你的猜测呢?是谁?”云君十分严肃地转移话题。
“我怀疑是江夏郡王派的人,目的只不过是混淆视听,然后他自己趁乱去寻找什么东西去了。”欧阳珣说道。
可云君却立刻否定:“不可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