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南方巫山风景区,每年游客上百万,而在这群山云海当中,为了能够看到巫山之女的身影,山巅所在的道观,每一间客房一夜上千元,那也是游客络绎不绝。

每当巫山有水雾升腾,小雨绵绵的时候,在云层当中,散发的霞光,远处的山峦所在,忽然走出优柔的身影,那是从云雾而出的仙女,那是巫山传说中,能够普渡人间的仙女。

游客已经开始欢呼起来,漫山遍野都是鼓掌声,可就在这仙女马上要走进云层,云雾更加弥漫的时候,远处的山峦所在,突然出现一个巨手,直接就把仙女出现的山峰轰出齑粉。

“哗!”

所有人都看到了,游客当中的手机也都在录着呢,何况仙女峰被轰碎的消息,传遍网络。

仙女峰碎了,巫山乱了,可就在这巫山的深处,那是灵宝道的宗门。

宗门所在,有神奇的护阵,平时都不显化人间。

“宗主!”

刚才的大手,来自灵宝道后面的大殿当中,那是一个红面老者,老者目光犹如灯笼一样。

“查,给本宗查,姜尚死了,到底是谁?

你们统统都下山了,告诉炎黄组,我们灵宝道的大长老没了!”

灵宝道宗主灵宝上人已经彻底疯狂了,身为元婴期,坐镇灵宝道千年。

灵宝道从来就是欺负别人,如今大长老姜尚陨落了,这件事太大了。

灵宝上人才不心疼姜尚的死,姜尚毕竟是金丹后期,那是修真大能,一个门派陨落一个修真大能,灵宝道总体的实力就降低了。

灵宝道,拥有灵宝无数,能够传承下来,那也是凭借强大的实力。

如今姜尚的死,灵宝道实力受损,这让灵宝上人无比焦虑。

“姜尚,你个混蛋,你早不死,玩不死,居然这个时候死。

你到底搞什么?”

灵宝上人怒火无法升腾,而就在此时,远处大殿当中有一个婀娜的女子一直跪,刚才灵宝上人发怒的事情,女子都震惊无比。

女子长得很瘦,可是却有媚骨,身上隐约有灵气,可惜灵气不稳,只是刚刚进入筑基期,而且还是用筑基丹进入的。

“我,我知道!”

女子美眸闪烁,所有人都下山了,可是这个女子却开口了。

“你是?”

灵宝上人很少出关,当然看到门人都下山,结果却看到殿外跪着的女子。

这样的女子,灵宝上人看都不会看。

“晚辈,朱洁慧,南方朱家之人,宗主,大长老下山的时候,曾经询问过D市的事情,尤其是龙首山!”

“朱家之女?

你为何跪在这里?”

灵宝上人俯视着一切,这个弱小的女子,刚刚进入筑基期,跪在灵宝道为何?

“我,我要拜入灵宝道!”

朱洁慧躬身施礼,天生媚骨,让朱洁慧的每一个动作,都是那么柔弱,那么吸引人。

这些天,朱洁慧混迹在灵宝道,用朱家的钱打通所有的关系,用女人的身体,从灵宝道那些人手中弄来筑基丹,让朱洁慧在极短的时间成为修真者。

朱洁慧很有野心,一直等着一个机会,朱家的秘密只能够告诉老祖,就算是大长老,朱洁慧也没有说。

“拜入?

你能够进来,成就筑基期,也就当拜入了。

女娃娃,起来吧,对本尊用魅术,有用吗?”

灵宝上人是什么样的人物,一个眼神,就让朱洁慧眉心裂开一道口子,鲜血挥洒,简直就把朱洁慧毁容。

“老祖,我要拜你为师,我有秘密,大秘密!”

朱洁慧震惊的吼着,双眸异常的慌乱,却无比的野心十足。

“秘密?

秘密最没有用的,滚吧。”

灵宝上人现在怒火很旺,如果不是看在朱洁慧是个女子,灵宝上人就要毁掉一切。

“龙,我们朱家是护龙族,老祖,我要拜你为师,关于护龙族的秘密,我统统都告诉你。”

“你说什么?”

一只手,猛的落在朱洁慧的脖颈之下,那恐怖的力量,完全要把朱洁慧镇杀。

朱洁慧都已经窒息了,可是朱洁慧却在笑,笑的很妩媚,笑的刺激,甚至冲着灵宝上人,猛的撕裂了衣裙。

朱洁慧消失了,灵宝上人也消失了,远处大殿当中,响起朱洁慧阵阵低语,而灵宝上人却传来兴奋的吼声。

巫山当中的事情,杨柏当然不知道,杨柏灭杀天泽和姜尚之后,把一切都交给冷狂处理,就留在石家等待。

石浩然已经相当沉默了,看着徐老道兴奋的看着杨柏,简直把杨柏当祖宗对待,石家关于姜尚的任何消息全部都被抹除。

“姜尚怎么找到石家的?”

杨柏看着石老正襟危坐,暗中叹息一下,看来石老真的畏惧了,两人的身份差距越来越大。

“杨大师,老夫我?”

石浩然也是一哆嗦,当初的杨柏,还能够跟石灵儿是朋友,如今的杨柏,太可怕了。

“石老,我们可是认识很长了,你了解我的为人,别大师那么叫,我不喜欢。

何况我跟灵儿也是好朋友!”

杨柏还是解释一下,看在石老那样,杨柏也的确难受。

“唉,我们石家跟元腾有点关系,毕竟元家在D市也有宗亲。

谁能够想到,这次元腾带来却是这么神人一样。

杨柏,我真的担心。”

石老是真的怕了,在这些人面前,石家就是蝼蚁一样。

石家不同郎家,郎家如今可是顶级世家,小祖还是杨柏,那些人想对付,也得先解决杨柏才能够对付其他人。

“灵儿在武当山还好吗?”

杨柏望着石老,还是打听一下石灵儿的消息,已经将近有半年没有看到石灵儿,其实杨柏很想念石灵儿这个罗刹女。

“前段时间有消息传来,据说武当山派灵儿执行某种任务,护卫一些专家进行考古行动。”

石浩然实话实说,就在这时候,空气中又一次传来炙热,冷狂已经站在杨柏身后。

旱魃土遁简直太完美了,不光石浩然,徐老道也吓了一跳。

这世上除了杨柏,徐老道就是最害怕眼前的冷狂。

“都解决了,不过姜尚和天泽身上都有暗记,他们在宗门都留着魂灯,他们两个死了,这件事很快就会传遍修真界。”

“跟我们有关吗?

他们两个来到这里,是瞒着宗门的,不然的话,他们怎么得到我眉心的东西。”

“那个虚空灵石,叔就留下吧。”

杨柏已经站起身来,事情已经解决,杨柏就要返回塘子村。

“我没有灵气,无法操控任何的宝贝!”

冷狂刚说完,徐老道一抬头就把虚空灵石给收了起来,那谄媚的笑容,看着冷狂一愣愣的。

“你留着那么多东西干嘛?

我给别人用。”

杨柏瞪了徐老道一眼,徐老道这个家伙伤势都恢复了,丹田也复原起来,尤其经历这一次,徐老道的潜能还被激发,徐老道未来的修炼一途就会提升。

“石老,这个给你,如果有人找麻烦,把这个东西给他们看!”

杨柏手中多出一个五彩绳,有点掉颜色,很古旧的样子。

“这,这真的有用?”

石老当然不知道五彩绳是什么,可是徐老道看到五彩绳的时候,倒吸一口凉气。

“萨满福绳,萨满教出世了?”

徐老道毕竟是北方人,谁不知道萨满教,当初的萨满教可是堪比昆仑的存在,在北方谁敢招惹萨满教弟子,整个东北出马仙弟子,可是嫉恶如仇,而且萨满教相当的团结。

萨满教在深山当中,可是民间那些外门弟子,在北方可是成千上万,尤其但凡会算命的,或者那些东北老娘们,谁不会点跳大神,出马的名堂。

“萨满教?”

石老也愣住了,石老活了一辈子,当然知道萨满是什么意思,那是北方唯一的大教,相当神秘的所在。

“没错,萨满福绳,我已经拜萨满神女为师,这是师尊的福绳。

这世上,没有人敢无视萨满神女吧?”

杨柏淡淡的说着,徐老道都要跳起来了,萨满神女,那是超越元婴期的存在,杨家真的崛起了,这以后,谁还敢招惹杨柏。

“少主,给我弄一个,我要有这个福绳,谁敢动我。

当初有这个东西,姜尚算个屁,我就是抽他一嘴巴。”

“他会打死你的!”

杨柏翻了翻白眼,徐老道这个嘴,怎么一刻都不闲着,都咬舌自尽了,怎么还这么多话。

“你以后就给我留在农场,生态园有冷狂叔坐镇,你一个电话,冷狂叔直接就能够到。”

神女太抠了,就给杨柏一个五彩绳,结果给另一个徒弟周芷燕却七八个,看着杨柏羡慕不已。

“旱魃坐镇?

这,这不好吧?”

徐老道又开始哆嗦了,杨柏真准备养一头旱魃,这要让那些正道宗门知道了,杨柏会举世为敌的。

“有情况,跟我师傅说去。”

杨柏却耸耸肩,而此时石浩然已经激动的举起五彩绳,准备给供起来。

“少主,你刚才为什么不说萨满神女的徒弟,姜尚未必敢动你。”

“我说了,我来杀人的!”

杨柏淡淡的说着,两人和一个旱魃离开石家,返回塘子村。

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