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戒中文网 > 历史军事 > 带着房车回古代 > 第七十九章 绵大王张陀
????“来者何人,止步...!”

????郑鬼冲向了张陀的军阵,不过,很快郑鬼就被拦了下来,看到有人拦自己,郑鬼立即喊道:“我是郑鬼,和你们张陀大王是同乡,请放我过去,我要和张陀大王见面。”

????看着郑鬼身后的一百多人,那位张陀的人并没有放行,而是去禀告了张陀,跟着张陀则是派了一位认识郑鬼的人出来,发现对方确实是郑鬼之后,才将郑鬼给带到了张陀的中军之处。

????而郑鬼一见到张陀也是立即下跪的喊道:“张大王,救兄弟一命呀。”

????张陀看到郑鬼向自己跪下,也是心中一惊,因为要知道,这位郑鬼也是一方大王呀,算是和自己平级的存在,两人也是同乡,算的上朋友,今天这个样子倒是让张陀吃惊不已。

????“郑兄...你这是为何,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情,你放心,我张陀能帮就一定帮。”

????听到张陀的话语,郑鬼算是放下心来,跟着就将自己被竹山军追杀的事情给说了出来,本来张陀还很在意,担心郑鬼招惹到了什么强大的敌人,毕竟此时他们四家正在剿杀洪城胄,要是出了问题就不好了。

????但是一听是竹山贱民,立即张陀哈哈大笑道:“郑兄,你就放心吧,不就是一群竹山贱民,虽然我派出了大批的兵力剿杀洪城胄,不过,此时我的中军不但还有精锐两千,更有士兵两万,那些竹山贱民想要杀你,那简直就做梦。”

????看着毫不在意的张陀,郑鬼也是连连的感谢,这个时候,郑鬼也认为自己安全了,因为郑鬼知道自己的这位同乡,战斗力是很高的。

????张陀号绵大王,出身贫苦家庭,从小聪明倔强。跟父做小生意,贩卖红枣。初为捕快,进入延镇成为边兵。生性刚烈,爱打抱不平,为此几乎丧命。

????这个家伙天生就是一个杀戮狂,他很恨商国的富人,有一种很强的仇富心理,据说,十岁时张陀跟随父亲到一座商国的大城卖枣子。

????父子俩就把驴子拴在一户财主门口的石碑上,心想待卖完枣子后,再去牵驴子。等卖完枣子后,父子俩去找驴子时,见财主的家丁人等正在抽打驴子。

????原因是张陀家的驴子屙的屎尿把财主的石碑弄脏了。张陀父子俩赶忙赔礼道歉。众家丁不依,一定要张陀父子俩跪下用舌头将石碑上的屎尿舔干净才行。

????异乡遇凶顽,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无门。

????张陀父子俩只好忍气吞声跪下将石碑上的驴屎尿一口一口的舔干净....!

????这件事对张陀影响非常大,张陀当时发誓:“商国人太可恶了!老子有一天有办法时,一定要杀尽商国人!”

????而现在张陀也正在兑现自己的誓言,凡攻破一处商国城池,张陀要做的就是屠杀城中商国人,屠杀手段,除了手起刀落大砍大劈一般杀法外,还自创了好几种杀人法,用在不同人的身上。对妇女除掳去少数年轻女子充当营妓外,其余的怕累及军心,全部杀掉。

????还有在兵败的时候,粮草匮乏,更是杀妇女腌渍后充军粮。如遇上有孕者,剖腹验其男女。对怀抱中婴幼儿则将其抛掷空中,下以刀尖接之,观其手足飞舞而取乐。此命名为“雪鳅”。稍大一些的儿童或少年,则数百人一群,用柴薪点火围成圈,士兵圈外用矛戟刺杀,看其呼号乱走以助兴致。此命名为“贯戏”。

????对那些稍有反抗或语言不满的人,捉来将其背部皮肤从脊沟分剥,揭至两肩,反披于肩头上,赶到郊外,严禁民间藏留给予饭食,多有栖身古墓,月余而气绝。如行刑者使人犯当时气绝,未能遭此活罪,行刑者亦被剥皮。此命名为“小剥皮”。

????他还借假意宣布开科举,将数千商国学子骗到龙余宫,全部杀光,尸体堆积成山。唯独留了个姓张的书生,此人才华横溢,张陀很是宠爱,封他为状元,随时不离左右。

????有一天,张陀突然闷闷不乐,对左右说:“不知道为什么,我很爱这状元,一刻也舍不得他,不如杀死了他,免得总是想着。”于是下令将张状元斩首,跟着砍成几段,就挂在自己的床边。

????这样的杀戮之王,他手下当然也不会太弱,一个个嗜血如命,说真的,如果不是张陀杀戮太重,那么起义军第一路诸侯他是可以当的。

????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????“上将军...我们还是撤吧。”

????洪城胄的军帐中,跪了一地的商国将军,这次的大战已经打了快两个时辰,双方死伤惨重,两边都已经是强弩之末。

????但是起义军那边却还留有最后一支杀手锏。

????已经习惯了逃跑的商国将领们,纷纷前来跪求洪城胄撤军,因为此时战场之上官兵已经开始落了下风了,左翼已经被张陀的起义军给攻破,如果右路和中军再次被攻破,那么官兵想撤都撤不下来,只能是全线的大溃逃。

????那样的话,被杀死的官兵就会更多,这不是这些商国将领想要看到的,他们全靠自己的这些家丁给自己带来保护,要是自己的家丁都死光了,那等待他们的东西可不美好。

????“上将军...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,我们这次也杀了近十万的贼匪,我们已经是大功一件了,现在撤,陛下不会怪我们的。”

????“可是...现在我们撤了,这里的百姓怎么办?”洪城胄微微皱眉。

????“百姓...?”一位商国将领立即道:“他们会理解我们的,因为我们已经尽力了。”

????“是呀...上将军,快点撤吧,如果再不撤,就撤不下来了,等我们给打光了,那些百姓也都要死。”

????“上将军,你就快点下令吧,再不下令,就很的来不及了,我们都要死在这里。”

????...................

????所有的商国将领都在苦苦的哀求着洪城胄,希望洪城胄下令撤出战斗,因为不能再打下去了,不过,洪城胄却不甘心,已经走到这里了,他不想就这么撤下去。

????毕竟洪城胄和这些商国的将领立场不同,一个为了自己,但是一个却是为了商国。

????而就在洪城胄纠结不已的时候,他不知道的是,一支救他的军队出现了,这支军队就是余夏的竹山军。

????此时竹山军已经和张陀的军队见面了,竹山军派一轻骑过去讲明缘由,只是,让余夏没有想到的是,对方很是干脆,直接一箭!

????......................

????